澳门威斯尼斯人官方网站|登录(欢迎您)

刘大伟散文诗四章

发布时间:2020-08-25文章来源: 浏览次数:

刘大伟散文诗四章

 

此刻青唐

 

雨中鸟鸣。

所有的水声都是伴奏。旋律轻柔,时间之河愈发舒缓。

西山隐于烟云,尘埃落至山脚。

除了早起的鸟雀,还有谁愿把盛夏的雨水收入谱曲,好让一座城听到自己的坚硬与柔软?

雨初歇。屋檐的帛书上,恍然还留有羁旅他乡的印痕。

谁知那时风急,一路奔波错漏了大地绝美的琴音。

此刻青唐,除了声声鸟鸣,我还有一山的草木,一河的星辰。

 

 

逊让:时间与花的渡口

 

是哪一件青铜锈蚀在远古的风中?

大地之上只剩金色蛙纹。一条一条,摆出生命原初的泳姿。

而眼前的逊让,依旧挣脱不了植物的秘境。黛色山体绵延,歌谣起伏。由近及远的梯子,直指巫师和预言家操控着的峰峦。

几时烟云,让天空和大地越走越低,宛若陶盆。

何处羌笛,任由麦浪轻轻吹奏发出“菜籽花儿黄”的音韵。而我这样的臆测,分明就是误读。

此时逊让,静美如同油画,我却让一棵孤树,替她说出了——

每朵花都是时间的渡口

 

 

 

西山一巷C大调

 

原来每个清晨如此生动。

鸟鸣楼宇之间,万千枝条引领城池的交响乐。

风中的鼓手慢慢敲出节奏。窗户透亮,天空变蓝。

巷子的琴弦上,车轮滑过。从高音到低音,让人听到时间没有尽头。

原来我也是一块黑色琴键,静静躺在辽阔的音域里,听到自己的呼唤。

也听到你打开屋顶,放飞一群雪白的鸽子。

听到一朵云,轻轻含住另一朵。

像蒲公英,游弋在梦幻的空中。

 

 

巷口的老人

 

巷口。一栋楼的拐角。

她从露天楼梯的背影里引出遮阳大伞,出售橡皮筋、打火机、香烛和夜晚的银针。

沙尘腾起。一只回不了家的小猫跑到伞下——它绿莹莹的眼眸里,蓄满了水汪汪的惶恐。

没有车马,大风穿越城池。她弯下腰身,双手抖动着握住伞柄,仿佛对小猫有所暗示,又像是握紧了一棵枯草飘摇不定的命运。

这样的时刻很多,有时候刮风下雨,有时候无声落雪。

我曾做出过这样的猜测:下雨时,她浑身的关节可能与回忆一样疼。

而在落雪处,那个用橡皮筋扎起来的发髻,一定比小巷的屋顶还要白。

 

原载《星星》2019年2月下旬刊

 

 

关闭 打印责任编辑:liya